原《廣州日報》社長戴玉慶受審,其妻子則實名舉報廣州市紀委書記,涉嫌伙同親戚通過內幕交易獲利7000餘萬元。廣州紀委書記涉是否涉內幕交易,是實情,還是污衊,要講證據,更要講法律。希望證監會和紀檢機關介入調查,查清真相,以定爭訟。(4月23日《新京報》)
  就算沒有今天的反腐高潮,沒有中央的高壓反腐,被抓的貪腐官員在交代問題的時候,咬出幾個涉事官員也是正常的。因此原因,我們把這種現象稱為戴罪立功。坦白從寬的立法意境,在腳鐐手銬的冰冷中,仿佛是一根救命的稻草,“咬人”成了一種言不由衷的選擇,甚至是本能的。
  據前一天的媒體報道稱,《廣州日報》原社長戴玉慶否認受賄,並稱之前因迫於廣州市紀委壓力才作出有罪供述。他還當庭檢舉廣州市紀委書記王曉玲插手《廣州日報》業務,稱自己多次抵制才招致打擊報複。但是,前一天廣州市紀委似乎還“守口如瓶”,新聞發言人梅河清對這個當庭舉報隻字未提。
  拋開官場的爭鬥,民間把這樣的事情叫狗咬狗。淪為階下囚的戴玉慶不再有什麼顧慮,相反只有滿肚子委屈。其妻子實名舉報廣州紀委書記,甚至充滿了泄私憤的色彩,魚死了,當然沒有必要擔心網破的後事。
  波濤洶涌的網絡反腐之後,中央巡視組的鐵腕情節,給我國的吏治建設又上了一道緊箍咒。民眾不僅感受到了這種威嚴,還清晰的看到了披靡之處的官場災難。反腐的精神是徹底的,中央巡視組的角色就是黑臉包公。這平添了輿論追逐的勝算把握,反腐戰場的多個報道中,中央巡視組的由頭顯得尤為重要。據之前的媒體報道,對廣州紀委書記的實名舉報,中央巡視組已經收到並調查。
  能夠成為爛尾舉報的其實並不多,基於“零容忍”的社會心態和反腐精神,只要有一次“爛尾”,公眾就會耿耿於懷,甚至去質疑黨和政府的公信。希望國家政治清明的急躁情緒可以理解,但更要理解,查處一個貪官的步驟難度。既不能讓貪官成為漏網之魚,也要理清其貪腐數額;既要輓回清廉精神,又要防止公共資源的再次流失,這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  無論人們處於怎樣一種情結,廣州紀委書記被舉報已經成了事實。紀委書記王曉玲處於輿論的浪尖,更處於7000萬的內幕交易指正之中。直視我國的反腐工作,每一個“老虎”的倒下,社會上都會產生點贊的共鳴。這樣的贊揚,值得期待。
  文/周靖國  (原標題:入刑後舉報紀委書記不能當成“內鬥”)
創作者介紹

potter

mu47mugsd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